市场开放程度的显著提高有力地支持了更高水平的开放经济。

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不断完善和对外开放的积极扩大,中国凭借其巨大的市场潜力和完善的产业体系支撑能力,仍然是世界上最具竞争力和吸引力的投资目的地之一。 按照新一轮高水平对外开放的要求,中国优化市场竞争环境的努力远远超出了此前的承诺。 当然,我们也注意到,中国的独立市场开放与外资需求之间仍存在一定差距。 事实上,外资未能进入或关闭中国工厂并不意味着中国的投资环境更差,而是更理性的投资者和更优化的竞争环境的表现。 随着中国市场消费的升级和工业新势头的培育,政府正在推进供应方面的结构性改革,并试图清除低端和低效的环节。市场参与者之间的竞争将不可避免地变得更加激烈。 在这种背景下,仍将中国定位为廉价元素供应商的低端加工投资项目自然很难进入中国市场或在中国市场生存。 这是市场适者生存的结果,不能简单地归因于政策门槛和制度障碍。 在这方面有一系列的谬误和误解急需解释和澄清。 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不断完善,中国市场开放程度显著提高。 自2008年以来,中国吸引外资的规模一直稳定在世界前三位。 自2010年以来,每年实际利用外资超过1100亿美元,连续20多年位居发展中国家首位。 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组织(UN Trade and Development Organization)的《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2016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FDI)达到创纪录的1390亿美元,同比增长4.2%,美国和欧盟在华实际投资分别增长50%和40%以上,而中国2017年对外投资保持稳定。 中国海外投资的数量和结构都在优化。报告显示,在流入中国的外资中,为研发和高科技制造业筹集的资金大幅增加,帮助中国成为全球经济复苏的重要创新引擎。 毫无疑问,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具吸引力和竞争力的投资东道国之一。 尤其是在全球经济低迷时期,中国市场扮演了全球消费市场稳定器的角色。许多跨国公司已经调整了对中国的投资重点,并通过挖掘中国市场的潜力,增强了应对经济下滑风险的能力。中国自然成为许多跨国公司全球业绩增长最为显著的市场。 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不断完善和全国统一市场体系的基本形成,政府对市场主体的限制措施大大减少。中国保持公平竞争市场环境的努力是显而易见的。 《国务院关于扩大对外开放和积极利用外资若干措施的通知》(国发〔2017〕5号)提出了进一步积极利用外资、创造良好经营环境、深化管理服务改革、降低机构交易成本的相关措施。 2017年版《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将在2015年版的基础上继续大幅放宽对外商投资准入的限制,将原有的93项限制性措施减少到63项 目前,中国在外商投资准入前已全面实施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其余要求与中国企业完全一致。 FTZ在制度创新方面积累的典型经验正在全国推广,金融市场开放步伐明显加快。 独立扩大市场开放度是中国全面深化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意义和重要支撑。 近年来,中国政府先后设立了11个自由贸易试验区,以制度创新引领市场开放,不断压缩外商投资负面清单,积极拓宽投资和贸易便利化的深度和广度。 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仅上海、天津、广东和福建四个自由贸易区就吸引了870多亿元的海外投资,同比增长80%以上 作为投资监管体系和能力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FTZ用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取代了外商投资准入的预审批管理模式,体现了与国际规则接轨的理念和行动,并在迫使政府改革行政审批制度方面发挥了作用。 负面清单管理系统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自引入以来一直在进行动态优化和改进,主要体现在负面清单长度的不断缩短和实施范围的不断扩大。 根据过去几年积累的经验,2017年版本的外国投资准入负面清单更符合当前市场的投资需求。 金融改革也是中国自由贸易区制度建设的重中之重,涉及到一系列金融创新实验,如自由贸易账户业务、投融资交换设施、人民币跨境使用、利率市场化等。 金融改革和创新的根本目的是为实体经济的发展服务。通过极大地便利实体经济的各种活动,可以充分释放中国经济发展的活力,从而提高海外投资的吸引力和竞争力。 继富达Lite今年1月在中国的全资子公司成为首家能够在中国a股市场融资和投资的外资独资私募股权机构后,瑞银资产管理(UBS Asset Management)和纽约银行梅隆在上海自贸区设立的外资独资企业也于7月获得了私募股权基金经理执照。 目前,陆家嘴已逐渐成为国际知名资产管理机构在中国发展金融业务的重要聚集地,这是中国金融市场开放程度显著提高的一个例证。 中国的独立市场开放进程与外资需求之间仍有差距。差距的原因需要深入分析,不能概括为“封闭的” 我们认为,一个国家的开放程度取决于其国情,并与其政治制度、经济制度、发展水平和监管能力密切相关。 例如,美国尚未开放航运和商业卫星发射服务。 美国和其他发达经济体希望中国进一步放宽对银行、证券、保险、文化、制造业等领域投资准入的限制。 首先,金融业涉及国家经济安全。发达经济体金融业的开放程度与政府的金融监管体系和能力相称。 目前,中国金融市场在许多领域都存在许多隐性风险,容易发生交叉感染和系统性风险。此外,金融监管体系正在完善,金融监管能力和水平与发达经济体仍存在差距。因此,选择审慎的市场开放符合国际共识。 此外,中国国务院已经确定了进一步开放银行业、证券业和保险业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并正在逐步实施。 目前,中国正在推进供给方面的结构性改革,重点是振兴实体经济,建设制造业强国,培育高端精密制造业新的增长点和新势头,通过转型升级提高传统制造业的竞争力。 一些外资很难进入中国市场或获得预期的报告。指责中国的投资体制和政策环境无疑掩盖了问题的实质。 事实上,中国对外资的技术水平和投资质量要求较高,利用外资的方式已经从相对集中的加工贸易转向高端服务业和制造业。 如果一些外商在中国的投资仍然是出于对廉价劳动力和资源的觊觎,而不是为了促进中国产业和消费的优化升级,那么他们将完全没有投资优势,在新一轮的投资竞争中必将落败。 作为维护市场公平竞争的主要制度安排,中国正在逐步确立竞争政策的基本地位,竞争政策的执行体系也在日益完善。对排斥和限制竞争的市场参与者实施和惩罚非法行为,平等对待所有企业。国内外资本的性质无关紧要。一些外国媒体所谓的“选择性执法”是完全没有根据的,所谓的“歧视性对待在华外资”是一种误解。 事实上,高水平的市场开放必须以不损害国家安全为前提,因此有必要对某些领域的外国投资进行标准化和严格的安全审查。 美国是世界上外资审查最严格的国家。中国加强安全审查符合国际惯例,而不是提高外资进入壁垒。 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强调,如果中国坚持对外开放建设,中国的对外开放不会关闭,只会扩大和发展更高水平的开放经济。 中国对世界的全面开放态度是明确的。中国将积极推进自主开放进程,放宽对外资准入的限制,努力推进投资自由化和贸易便利化,增强吸收和利用外资的国际竞争力。 由于中美经济发展水平不同,两国政府监管方式不同,双方有必要通过继续积极推动投资协议的对等谈判,改善市场准入条件,实现互利共赢。 在建设现代经济体系中,中国更加注重供给体系质量,强调经济质量优势,加快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和生态文明体系。这将推动中国向更高质量、更高效、更公平、更可持续的方向发展。在强调公开领域平等和投资者保护平等的谈判过程中,预计会有更多的通用语言。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市场与价格研究所臧月如、郭立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威尼斯人彩票真的吗 » 市场开放程度的显著提高有力地支持了更高水平的开放经济。
分享到:
赞(0)

评论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